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別了!精忠三村

        
【作者速寫】鍾曹如,民國三十八年隨部隊來臺,七十七年軍醫中校退伍。


  我於民國五十年結婚生子,在那薪水微薄的年代,能讓妻兒溫飽就很好了,哪敢奢想有間房子安頓一家大小。當年絕大部分家眷都在營房附近租屋,待部隊換防就跟著搬遷,家像個無根浮萍,跟著部隊東飄西蕩。
 直到民國五十四年四月,始蒙政府恩澤,獲配臺南市東區精忠三村之丙種眷舍,從此便在那裡安身立命,教育兒女長達三十年。
 精忠三村共有一千兩百多戶,村內有一條長約三百公尺、販賣生活用品的小街,將眷村劃分為中興和復國兩里。村內設有聯勤診療所、市立幼稚園及村自治會,村的左側有蔬果市場,供應住民大部分的三餐所需,讓官兵無後顧之憂,為國效命。
 軍人的生活簡樸規律,眷屬也都能勤儉持家。眷村內每一家庭都兼好幾項副業,如捲鞭炮或縫衣鈕等,憑著勞力去賺些零錢貼補家用,由於孩子尚未就學或沒有升學壓力,常聚在某家門前,無憂無慮玩耍樂融融。
 左鄰右舍大都是軍中袍澤,彼此熟識,大家見面寒暄,總會繞著眷村生活聊個沒完,整個精忠三村就是那麼祥和融洽。剛搬進來的頭兩、三年,每戶只不過一個小孩,但過了幾年,人丁興旺,每當幼稚園或放學時分,眷村滿是孩童,偶爾還看到大腹便便的少婦穿梭其間,「眷村太有人氣了」。
 軍中袍澤陸續退伍後成為榮民,年齡均在五十歲上下,無論是否轉職,每到傍晚時分,常見榮民三五成群坐在樹蔭或屋簷下,喝茶聊天或打牌下棋,尤其象棋對弈更吸引大家的目光,但「觀棋不語真君子」、「起手無回大丈夫」,勝敗乃兵家常事,也不會為了輸棋傷和氣。
 精忠三村的農曆春節很熱鬧又有人情味,自冬至以後,挨家挨戶的小院或庭院,掛晒的香腸、臘肉香味撲鼻,一眼望去,便知快過年了。除夕前,大家開始忙碌採購年貨,準備年菜,一家家先清掃房舍、送灶神、蒸年糕、製新衣及寫春聯等,應景節目,好不熱鬧。
 到了大年夜,眷村充滿歡欣及繁忙,當晚祭拜用品及年夜飯等,都必須在當天上午準備完成。下午開始忙著祭神拜祖,張貼對聯,緊接著就是團圓的時刻,全家人和樂融融的吃年夜飯、發壓歲錢,當年運勢的好壞就暫時劃下句點,大家興高采烈祝賀明年好運當頭。
 送舊迎新燃放的鞭炮聲劃破天際,在夜半的子時,鞭炮聲更是此起彼落,直到天明,煙硝味瀰漫整個眷村,大家也不以為意。大年初一的清晨,由自治會長主持升旗典禮和拜年活動,整個眷村很有年味,鄰居來了遠地的親朋好友拜年,雖不認識,見了面都會拱手作揖,互道「新年好」,中國的好習俗,在竹籬笆內表現得淋漓盡致。
 精忠三村歷經三十年的繁華歲月,終於被拆了,榮民眷無不傷感。白雲蒼狗,世事變化難料,當年眷村扮演安定軍心不可磨滅的角色,更孕育了無數官兵為國效命,如今功成身退,被推倒、被剷平,內心萬般不捨。「精忠三村,別了,我們將永遠的感激和懷念。」(點閱次數: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