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悼念沈總長 大鵬隨筆

        


 本(元)月二日的行政院院會於上午九時三十分準時舉行,坐在我旁邊的僑委會吳委員長突然拿手機給我看一則「黑鷹直昇機烏來山區失聯,上面有總長沈一鳴上將」的電子新聞,接著院會竟草草結束了。
 
我因有約向院長報告要務,我首先向他報告這一訊息,他一臉難過地說:他早就知道了,新訊息還好是都找到了,都有「生命跡象」。我一聽這四個字心都涼了,突然映入眼簾的是沈一鳴在向我報告敵情狀況的情景,我內心直呼「哎呀!糟了!」
 
元月三日我刻意避開黨、政、軍人士的悼念,到上午十一時才和本會就醫處葛處長去三總院旁的懷德廳向他致哀悼,車多到我們得走上去,人多到獻花後,我沒能一一瞻仰罹難的袍澤,因此決定元月四日,再去台北賓館向他們致意,又是刻意地到下午三時才去,看那些來致哀、致敬的人潮,心裡很感觸,我和葛處長及曲處長是由專人帶著我們擠進去的,當我獻上白色玫瑰時,我發自內心的,以軍人單腿下跪致敬。我曾是他的直屬長官,他忠誠地執行我的命令,他有效地在台海危機中保衛領空,鞏固了國防安全,帶給全國民眾安居樂業,免除恐怖憂患的生活,我是代表全國人民下跪向他致最敬禮的。 
 
隨筆致此,我們國軍以降半旗向你致敬,總統追頒你「青天白日勳章」並追晉你「空軍一級上將銜」,此刻,我內心難過是不免的,但甚感欣慰,我亦會像所有的官兵及百姓一樣的永遠懷念你。
(點閱次數:1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