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就感謝天罷

        


 已故散文大師陳之藩在〈謝天〉一文內名句「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天罷」,流傳至今為人傳頌,心有所感。民國五十七年,正值十五歲懵懂之年的我,在服膺「 從軍報國」情懷下投筆從戎,不,真正的原因是在那貧窮的年代,家裡食指浩繁,隱約知道提早離開家不是壞事,能減輕家裡沉重的經濟負擔,同時也能謀得生涯發展。我念陸軍兵工學校比敘高工班,至七十一年退伍,再於九十八年公職退休,滿懷感恩的心無以回報。
 
綜觀一生,職業生涯就如倒吃甘蔗,典型的先苦後甜。軍旅生涯第一個春節四天假期,扣除車程時間,與家人團圓時間只剩下兩天,當年初三年味正濃時,一早獨自要離家返回學校,母親禁不住悲傷哭了。其實,早在除夕夜當天,母親就終日在巷口徘徊,盼啊!盼啊!直到時近黃昏才盼到我的出現。之後駐防地點總是外島、臺灣中部兩地互換,可我的家與親人都在南部高雄呢!惟印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堅苦卓絕的環境可以鍛鍊出堅忍、勇往直前的毅力。
 
憶及當年在步兵學校艱辛的體能幹部訓練,在烈焰般地表上赤腳練跆拳,但也因此養成良好運動習慣並樂在其中,直到現在仍規律地運動,平日以慢跑、游泳健身。難忘的一件小事,在金防部後指部裝保連連長任內,時任參謀總長的郝柏村前來視察親贈紅包,榮耀伴隨至今,當年接到命令要完成新建一棟混凝土結構,長四十公尺、高五‧五公尺,計十個工作間,兩側為二樓辦公室及庫房的保養廠,在僅有少許支援下,歷經年餘完成,欠水泥就等待登陸艦運補後,挖取散落在艙底的水泥;欠碎石就撿拾花崗石醫院山洞爆破工程後的石塊,載去工兵連輾碎。使命必達過程之艱辛可以承受,遺憾的是我們兵工連長達一年的土木施工,對於本職戰車維修傳承與訓練受到影響,這是多年後仍難忘懷之事。
 
民國八十六年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舉辦演講比賽,在強敵環伺下,代表服務單位參賽獲得第二名,探究原因就是在連隊任職期間十年磨一劍的成果。服膺公職期間陸續在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就學資助下厚植競爭力,完成專科與大學教育,民國八十四年被評選為公務人員楷模,受過軍事教育訓練當不辱使命。很多前輩們打過堅苦的八年抗日戰爭、經歷昏天黑地的內戰,生離死別孑然一身所在多有,我則有幸得之於人者太多。
 
如今我不負各方恩賜,完成「人」一生所能追求的「圓滿」。在順境中,女兒能遠赴澳洲完成學業、就業、組織家庭,還有一對會說中文的孫子。在幸福美滿的家庭氛圍下,我與老伴也常遊走兩地,要感謝的人、事、物太多了,借用一句陳之藩教授名言「就感謝天罷」。
 
【作者速寫】王永傑,十五歲投入陸軍兵工學校比敘高工班,民國六十一年陸軍官校專修班二十六期畢業分發金門尚義醫院任職汽車保養官,七十一年於金門後指部兵工營九一○四裝保連連長任內退伍。
(點閱次數: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