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外公的養殖小幫手

        


 照顧寵物是小時候的夢想,喜愛動物的心情至今仍無法抹滅,可惜現實中居住於水泥叢林,時間與空間皆不適宜,有一陣子,外公從種植蜜棗轉而養殖經濟產物,例如泰國蝦、紅尼羅魚、青蛙等,一聽消息不禁喜出望外,每逢假日一到,期盼立馬回鄉下協助農忙。
 
養殖業看似簡單,實則耗時費工,從整地挖池、購買幼苗、翻煮餌料、添氧規畫、淨化水質等煞費苦心,一步一步都馬虎不得;除此之外,也須看天吃飯,有時害怕寒流來天氣冷致使動物暴斃,有時擔心颱風天池水外溢,心血付諸流水,由此可知一米一粟應當珍惜。
 
外公時常開著發財車,副駕駛座擠著我跟弟弟,車後載著翻炒過的飼料,頂著烈日高溫,衣服裹著新鮮汗味,夏日炎風迎面而來,卻擋不住雀躍心情,兩個兔崽子以出遊的心境,一同與外公出任務,親身參與養殖不僅滿足無法飼養寵物的心,也多了野外探險的樂趣。
 
淡水養殖是門學問,最有印象的是外公的養蝦時光,魚蝦共生是外公的智慧,泰國蝦為底棲型動物,極愛乾淨,著重水質,蝦子們換殼時尤其重要,溫度太冷或太熱都容易猝死;紅尼羅魚則棲息於中帶,有時池內也會同時養殖大肚魚,大肚魚們是泰國蝦的天然餌料,負責吃池裡團藻,避免泰國蝦誤食後消化不良而產生腸胃道疾病,除此之外,大肚魚會吃掉殘留在池底的餌料,發揮清道夫功能,降低沼氣產生,減少泛池機率。
 
平時除了從四周撒餌料,也需駕著竹筏至池中沿灑餵食,每回外公出航,我與弟弟都爭先撐著船槳,左划划、右划划好生快樂,劃過陣陣漣漪的水面,猶如徐志摩︽再別康橋︾詩中:「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一般愜意,和著周遭蟲鳴鳥叫亦帶來別致的輕快,但遠航的船終需停泊靠岸,放下船槳,選擇讓回憶駐留在美好遊船上,乘者揮一揮衣袖,卻不帶走一片雲彩。
 
儘管外公已去世多年,每當車行沿途看到蝦池,總會想起外公質樸的模樣與那些年貪玩的我們,當年看似餵飽了養殖產物,卻也填補了兒時無法完成的夢想,不只振興家中經濟,還增益了特別的戶外體驗。
 
【作者速寫】王翔正,榮眷,中央警察大學九十八年畢業,目前於警察局服務,曾獲忠義文學獎。
(點閱次數: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