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宛如慈父 長在我心

        
文/思父

 周世斌先生,四川富順人,陸軍官校二十四期,西德指揮參謀大學。十八歲加入青年軍,隨國軍來臺後歷任中正預校校長、中央警官學校校長(現警察大學)、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電視公司董事長等職。周前主任委員旅德學習期間,對日耳曼人「務實、負責、求知、守法」的性格優點印象深刻,引為從公任職與待人處世的準則。在校服務時用心照顧每位學生;在輔導會時把每位榮民(眷)當成自己的長輩與親人,全力求福祉;在華視時力求節目發揮社會教育功能,營造祥和安寧的幸福社會。
 
報告校長,當我年齡愈大,對您了解愈多,我就愈覺得您的偉大。
 
我們敬愛的中正預校校長周世斌將軍,走完他一生不平凡的旅程,於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六時三十一分溘然長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享壽九十一歲,從他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在家倒下住院消息一出,從預校、警大、警總、退輔會到華視的學生與故舊莫不高度關心。因校長在加護病房探視受限,大家分在各處採誦經、祈禱、集氣等方式為老人家祈祝,奈何天不從人願,校長終拋下塵世,皈依佛祖,仙遊極樂。
 
我們中正預校第一期學生,於六十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入校報到,首任校長孟憲庭將軍在帶了我們一年後於六十六年八月一日榮升,即由周世斌將軍繼任,那時正逢暑假,等我們暑假結束返校,才知校長換人。暑假前校園方飽受南臺多年來最大的賽洛馬颱風肆虐,可謂是滿目瘡痍,亟待重建。周校長第一次主持週會,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那四川鄉音的國語,不疾不徐、和藹可親,勉老師致力教學、隊職幹部照顧學生、同學們認真學習。自此校長可說是無所不在,從我們一早起床繞校園跑步、進餐廳用餐、到教室上課、晚上自習,校長經常都會無聲無息的出現關注我們,我從未見過他疾言厲色對幹部或學生,就一個高中學生言,他的階級職務與我們相對的遙遠,但他的身影卻與我們如此的貼近。
 
二、三年級的兩年中,學校在校長的領導擘畫下,校部大樓、圖書館、科學館、一流的運動場、游泳池等設施次第的興建起來,中正堂則在打樁,現在中正預校各項規模,幾乎都在周校長任內奠下厚實基礎。校長要求學生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在我的軍人生涯中,保持均衡、受用無盡,他更反覆的在各種集會場合說明,預校的成立,不僅為陸、海、空軍官校及政戰學校培育優秀的預備學生,更在發揚三軍一家,如兄如弟,三軍一體,如手如足的精神,四十多年後,校長的話具體實現,三軍重要幹部源出同門,再無軍種藩籬,親愛精誠,合作無間。
 
六十八年八月我們中一期一千兩百多位同學畢業直升三軍四校,校長站在校門口率領重要幹部以期許與鼓勵揮手送別,看著學生雄壯隊伍跨出校門,通過校前凱旋路穿越步兵學校邁進陸軍官校入伍。十一月初入伍結訓,除陸官學生,其餘分至各校報到,次年五月十六日校長特邀我們中一期同學返校,安排學弟們盛大歡迎,並準備豐盛的午宴,致詞時殷殷期許,讓同學們打心窩裡感動,那是回家的感覺,此生難忘。
 
隨著我們成長與校長職務升遷,接觸的機會逐漸減少,直到後來校長接任警官學校校長,透過與我們一起入伍的警官同學,了解校長一秉對預校學生的關愛,同樣投注於警官同學,亦成了他們敬愛的校長。
 
八十一年九月中一期在三軍服務的同學於晉任少校後,部分考入三軍大學陸、海、空軍指揮參謀學院接受指參深造教育,我即為其中一員,校長那時已退伍多年,並卸任退輔會主委,接任華視董事長,知道我們在臺北大直受訓,即邀請受訓的幾十位同學到華視餐敘,當年華視包青天一劇正火紅上演,餐廳裡張掛著大幅廣告宣傳,印象深刻。校長逐一垂詢每位同學的部隊發展與受訓情形,關愛勉勵一如旣往,記得校長當時的祕書特別告訴我,他從來沒見過董事長這麼開心過。
 
又過了多年,校長從華視退休,仍透過預校同學會,每年定期與各期同學聚會,他更希望青出於藍勝於藍,企盼每位學生都前程似錦,日後我們各期同學凡有升遷,校長知道了除親電恭喜,更會設宴祝賀,以分享學生的成就與榮耀,他對學生的慷慨大方,是我所僅見。
 
也是福緣,不知不覺中,近幾年我與校長間的互動逐漸多了。一○一年我調任陸軍中部第十軍團少將參謀長時,校長有天告訴我想偕師母到臺中谷關軍團所屬的崑崙招待所度假,我立刻著手安排。約莫是五月天,校長師母在友人陪同下來到谷關,我約了吳天安、林義華兩位同學與中四期的羅德民學弟等恭候,校長雖已八十三高齡,雄心不減,率我們同走當地的稍來步道,名為步道,高低起伏,大家走得汗流浹背,校長倒是健步如飛,我跟在身後,聽他娓娓講述一生經歷,從一個未滿十九歲高中沒畢業的戡亂參戰小兵,隨軍來臺,腳踏實地,埋頭苦幹,自我進修,歷經三次波折考取赴德國指揮參謀學院進修,返國後參與德國顧問團的在臺訓練工作,親為德國孟澤爾將軍與蔣公晤談擔任傳譯,及歷任重要軍職工作點滴,受經國先生知遇先任預校校長,後以軍人派任警官學校校長,為兩校注入新風貌,到退輔會深入基層照顧榮民前輩,不遺餘力。聽著這些精彩萬分的故事,我不禁脫口而出,報告校長,當我年齡愈大,對您了解愈多,我就愈覺得您的偉大,此亦為爾後我懇請他務必接受口述歷史的訪談,埋下伏筆。當晚我們與校長師母品嚐谷關山水特產,且共飲高歌,師母國臺語雙聲帶,歌聲曼妙,才知師母是政校四期畢業,當年奔赴金門大膽島,在隆隆砲火中對大陸喊話,真巾幗英雄,我們開玩笑的說,當年共軍弟兄可能到現在都無法忘懷師母的動人喊話,校長師母伉儷情深的鮮活情景,至今駐留在我心中。
 
一○六年起校長在我多番建請與中三期學弟劉任遠積極協助下,終於在一○七年十月完成了其訪問紀錄,並付梓印行,老人家親筆簽贈故舊學生,得者拜讀,莫不感動,茲摘轉該書結語:
 
「我在民國三十五年僅高中年紀即踏上軍旅生涯,……在軍中服務近四十五年,從士兵一路到中將,歷練過班、排、連、營、旅、師、軍長、金防部副司令官、警總副總司令。曾外調警官學校校長,任職期間恰巧與我在中正預校當校長相近,都是四年一個月餘,是我最值得回憶的時光,退伍後,從退輔會祕書長、副主任委員到主任委員,致力於榮民權益保障,後來到華視擔任董事長,仍舊心繫柳營,網羅優質師資擔任國軍莒光日教學節目講座。回顧人生歷程中許多重要的轉折,一得之愚提供一些參考:
 
一、充實自我,累積實力。
二、塞翁失馬,持平心態。
三、真誠對待部屬。」
 
校長的叮嚀期勉,時刻縈繞心頭,在我們心目中,您早已超越了校長,我要說的是,您是我們的慈父,尤其您的寬容與大度,對學生部屬無私大愛,影響擴及軍警各界,我們以身為您的學生為榮,我們亦會全力以赴,盡忠職守,報效國家,絕不辜負您的期許。
 
請您在天上安心,我們只要有空,都會去看師母,因為她也是我們的慈母。
 
敬愛的校長,我們永遠懷念您。
(點閱次數: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