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砲火下冒險作業 憶金門測量任務

        


 我於民國四十八年從聯勤測量學校正班畢業,隨即分發至陸軍測量隊服務;上級有鑑於金門八二三砲戰所使用的軍方地圖為二萬五千分之一,精準度不足,小部隊兵力難以顯示配置,因此決定將比例尺放大到一萬分之一,乃下令測量隊派員前往修測。在八七水災的前夕,分隊長王廣濤率隊攜帶儀器搭乘專機抵達,向金防部報到後,立即展開量測作業。
 
作業期間由於八二三砲戰即將滿週年,對岸共軍頻頻心戰喊話,揚言要在砲戰週年前夕,給金門慶祝慶祝。金防部為求慎重,乃通知本隊如遇突發狀況,應立即驅車前往特定坑道集合。這段期間每日下午約六時許,對岸共軍即會向金門地區發射宣傳彈,砲聲咻咻滑過天際,一時之間難以判斷砲彈落在何處,難免令人有些緊張不安。之後對岸共軍又宣布「單打雙不打」,本隊接獲金防部通知,要求本隊全員單日絕對不要外出作業,以免發生意外。
 
分隊長王廣濤將金門全區分成六個區塊,分給我們六位同學,我負責料羅、古寧頭周邊地區,作業期間所經地區之屋舍大多彈痕累累,令人怵目驚心,尤其以南山、北山兩個村鎮破壞得最為嚴重,視見砲擊後的慘狀,深深感受到戰火的殘忍無情,也讓我對「戰爭」有更深入的體會。
 
當時料羅碼頭闢有一條搶灘運補的通道,通道兩側均以鐵絲網圍成雷區,但因海浪沖刷,右側鐵絲網已被沖破一個大缺口,我因專注於資料調繪,一時不察,即往該缺口的方向走去,幸有同組士官張德銘放聲大叫:「測量官,前面是雷區,不能過去!」我聽到喊叫聲頓時停下腳步,但見雷區裡布滿各型地雷,參差不齊,望之怵目驚心。若不是他的提醒,我可能已經進忠烈祠了。張德銘事後開玩笑地說,要我回臺灣後請他看場電影,我二話不說當場答應。回臺後我也實踐諾言,不但請他看了場電影,也順便吃了頓大餐,以示謝意。我深知一場電影、一頓飽餐都不足以回報他的救命之恩,此後每當我思及此事,真的感到十分萬幸。
 
古寧頭地區原來灘頭之地形崎嶇不平,視野展望不良,為了作戰的需要,是經過整理後才成為觀察搜索均佳的平地。古寧頭由於戰術位置的重要,當地駐兵經常在此地區做火砲射擊演習。測量作業期間,偶會接獲有上級長官來視察演習之通知,此時人員必須迅速離開,演習開始,周邊地區的火砲便集中向該陣地射擊,一時間砲聲隆隆,響徹雲霄,震撼人心。
 
測量隊外業時間約兩個多月,於十月下旬結束工作後搭乘專機返臺,內業則是在回臺後展開,由於全案如期完成,甚獲上級長官嘉許。在金門工作的期間,聽到當地軍民訴說很多砲戰時的故事,有的振奮人心,有的令人鼻酸,不一而足。最令人敬佩的是砲戰期間金門軍民同胞堅毅勇敢的奮戰與堅忍不拔的精神,終於贏得八二三砲戰的光榮勝利,每次回想起金門量測的經驗仍記憶猶新,令我終身難忘。
 
【作者速寫】汪宗澋,聯勤測量學校(後併入中正理工學院)二十二期大地測量學系畢,三軍大學陸軍學院六十六年班畢,民國八十八年輔導會第八處副處長退休。
(點閱次數: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