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悼念周世斌將軍 智者仁風傳萬世

        


 ,認真做好每一件事。
回憶民國四十九年,周將軍擔任三軍聯大勤務隊長時,我是隊部中的中士文書,我這個民國三十八年隨軍來臺的少年兵,在大陸僅受過五年小學教育,粗識文字,但文不能提筆,武不能拿槍,只能做些傳達跑腿的工作,但我力求上進,報名參加了隨營補習教育。
當時國防部福利社有辦理夜間補習班,我參加高一班就讀,同學們晚間課畢均各自回營,但有一天我赫然見到周世斌的身影,原來他也跟我們這些小兵一起上數學課。周將軍因生於戰亂,也沒有受過完整的學校教育,從軍旅生涯的歷練中自知學養不足,遂利用公餘時間虛心求知,願意跟我們這些小兵一起上課學習,其態度之謙和、心胸之寬闊,真是令我肅然起敬。
周將軍留德歸國後擔任過許多職務,不管是在戍守金門或執行本島海岸警備時,他的足跡踏遍每個碉堡與崗哨,慰勉每一個衛國盡力的官兵。民國六十六年,周將軍擔任中正預校第二任校長,與夫人用心照顧每一位學生;之後周將軍亦曾擔任過警官學校校長,對學生也是循循善誘,希望學生能以正直無私的態度回饋社會。
後來周將軍又擔任退輔會主任委員,也是把榮民當作家人與長輩一樣殷殷照拂,照顧他們的生活,為他們謀求福祉,深受榮民的愛戴。
我於民國五十五年考入臺北工專夜間部電機科,民國六十年退伍,六十二年進入榮工處服務,先後參與了北迴鐵路、翡翠水庫等重大工程建設。之後於民國七十三年奉派沙烏地辦事處工作,八十年七月,中華民國回教麥加朝聖團前來沙烏地阿拉伯朝聖,該團由我駐吉達辦事處接待,榮工處隸屬於輔導會,我亦同參與接待工作。
在洗塵宴上,我也託團員向周世斌將軍致意問候,周將軍在收到我的問候後,即親筆回函予以嘉勉,這件事令我印象深刻亦引以為傲,周將軍的親筆書函保留至今。
周將軍雖已辭世,但誠如麥克阿瑟將軍所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我感念周將軍對國家的貢獻,在各項職務上的認真負責以及在待人處事上的真摯謙和,故提筆為文以悼之。
【作者速寫】尤振海,民國三十九年四月入伍,六十年退伍,六十二年入榮工處服務,八十八年元月退休。
(點閱次數: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