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從修飛機到賣麵條

        


 雲南昭通機場是抗戰時P40戰鷹式及P51野馬式戰鬥機的重要空軍基地,民國三十三年底,昭通基地自行招訓飛機維修機械士,我報考獲得錄取,才受訓半年就欣逢抗戰勝利,我們同期二十四位學員奉空軍總部命令,調往昆明空軍第十修護工廠繼續進行非常紮實的實務訓練。
三十八年十二月底,大陸已赤焰漫天,某日我們一群年輕的機械士被用卡車載到白士驛機場接飛機,空軍空運大隊長衣復恩親自帶著十餘架運輸機飛抵,衣復恩問我們是哪個學校的學生?我們回答是空軍機械士。衣復恩很高興地說,正需要維修飛機的技術人員,當場撥出三架飛機,把我們統統載送到了臺灣。
長途飛行飛機一點都不能有差錯,我們自早上十點開始,到晚上六點才完成全部飛機檢修加油,隨即起飛直航臺灣,整整飛了六個小時,於半夜十二點在嘉義降落,由於一天沒吃沒喝,大家又渴又餓,我身上只帶著幾個袁大頭,向機場外的小販換了錢,買了二斤香蕉大家分著吃,這是在臺灣吃的第一口東西,香蕉那香甜的味道,一輩子都忘不了。
來臺後,我又唸了空軍機校專修班與軍官班,先後在臺中、臺南、嘉義、岡山等空軍基地維修飛機,民國五十年起兼任空軍技術情報工作,我曾經檢視共軍投誠的米格十五戰鬥機,發現當時米格十五型前起落架之設計,以及油箱隔熱技術,是領先美製飛機的。
我於民國五十三年二月轉到空軍機械學校擔任上尉教官,教授補給文件及英文打字等課程。補給文件在後勤管理上非常重要,教授範圍包括法規、美國國防後勤業務中心文件、美國空軍索引對照文件、料號冊系等。教導學生如何在厚厚的手冊中,找到正確的統一料號,再使用英文打字機製作申請文件。因為當時空軍機校使用的三十餘部打字機,都是有三十年歷史的老骨董,每天都會固定損壞二到三部,於是修理打字機也成為我的常態性工作。
時光荏苒,不覺過了十六個年頭,民國六十九年七月我屆齡退休,退休前,學校通知要留下我繼續擔任雇員,輔導會也來函介紹我到附近的民間工廠上班,但我都沒有接受。因為我與妻子早就計劃好要開一家小吃店,我四十二歲才結婚,妻子姓張,是位本省姑娘,是我在機校任教時同事介紹結婚的,我倆胼手胝足地共同建立了這個家。
就在退伍的同時,岡山老趙牛肉麵館開張了,雖然懷抱著無限的期待,但剛開店時生意不佳,入不敷出,連每月八千元的房貸利息都繳不出來,只能晚上再到附近工廠擔任大夜班警衛,焚膏繼晷地日夜工作了半年,所幸熬到麵館營業好轉,才辭去了警衛工作,生意最好時也曾長期請了三位伙伴來店裡幫忙。
在岡山做了十年生意,後來又把老趙牛肉麵館搬到臺中水湳機場外繼續營業了十七年,再加上於空軍機校教書十六年,這都是站多坐少的工作,一條條的靜脈曲張是這四十五年給我留下的光榮印記,如今我已九十三歲了,是臺中榮總的老病號,感謝在醫護人員的照料下,我與老妻還算健康的享受著快樂的暮齡生活。
【作者速寫】趙勛,空軍機校二十一期專修班畢、空軍機校二十四期軍官班畢。六十三年當選空軍機校優良教官。
 
(點閱次數: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