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袍澤弟兄患難相扶持

        


 當兵將近四十年,脫下那身充滿無限榮光的戎裝歸隱,也快要屆滿四十年,但軍旅生涯,點滴軼事,雖多於牛毛,卻依然記憶猶新,尤其同袍間相互扶持之情,直到今日想起仍然讓人萬分感動。
在那個國難當頭的年代,軍人待遇微薄,人人生活清苦,但官兵士氣卻十分旺盛,沒人喊苦叫難,個個都是以拯救國家危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大夥生活在軍營,都是患難之交的兄弟,人人皆能推心置腹,重感情、講義氣,親密得如兄如弟、如手如足,遇有困難都能互相幫助。
猶記得民國四十年,軍中伙食欠缺營養,戰鬥任務又繁重,我也正在成長的時候,突然得了夜盲症和惡性貧血病,當時並無醫院可住,只能在營休養,整天頭腦昏昏沉沉,四肢乏力,尤其一到夜晚,伸手不見五指,晚點名時都是班裡兄弟牽著我手走向操場去晚點名,排長李明周是行伍出身,見多識廣,知道這是營養不良所引起,所以請負責伙食的弟兄,買菜時順便帶四兩豬肝回來,拜託炊事班長,將豬肝切片,用開水燙一燙給我吃。
豬肝真是有奇效!那半生不熟、無油無鹽的豬肝,實在難以下嚥,但為了治病,只好閉著眼睛硬是把豬肝吞下。第二天晚點名時我已經不用再煩勞班內兄弟牽著我去點名,兩天後困擾我的夜盲症就不藥而癒,令我終生難以忘懷。
後來,老排長調到金門擔任六○迫擊砲教官,一次示範射擊,不幸發生砲管膛炸,排長也為國捐軀。得知消息後,想著排長昔日照顧我們無微不至的情形就更讓我懷念排長,此刻只好遙祭排長,在天之靈快樂。
民國五十六年我結婚時,因手中現金不夠又存款不足,所幸獲得幾位患難之交的同袍兄弟援助,才能和老妻步上紅毯拜堂。婚後不久妻子又生了病,結婚時我已將存款用得精光,此刻又要籌錢,給老妻去交醫藥費用,急得我如熱鍋上的螞蟻,到處亂竄,幾個老兄弟知我困境後,用微薄的薪水,湊了一千元,給我去交老妻醫藥費,兄弟們的熱情,感動得我熱淚盈眶,終身無以為報。
歲月催人老,我們這一群隨政府來臺,同生死、共患難的弟兄,都已壽登耄耋,個個都是風中殘燭,有弟兄走了、有弟兄病了,讓人無限感慨。幾位尚稱健康的老兄弟,大家仍定期見面,談起過去的戎馬生活,仍讓人感動與振奮,好像又重回年輕時代,興高采烈中不覺眼眶泛紅,期望生生世世都與大家共袍澤做弟兄。
【作者速寫】汪煥曦,政工幹校第八期政治科畢業,民國七十一年少校退伍。
 
(點閱次數: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