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瓊州山區居民助剿匪

        


 民國三十九年,抗日戰爭雖已結束,但國軍卻又陷入國共內戰的泥淖中,士兵們身心俱疲。我於同年隨軍駐防海南島,擔任一八六師政工隊隊長,當時國軍部隊中的主管職務經常輪調,因我是陸軍官校畢業,且當過副連長和排長,後被調任步兵連連長。
一八六師的官兵皆粵籍,會聽也會說廣東話,海南島(含五指山)的居民說的是與粵語大同小異的海南島話,但山區居民卻有另外的方言,廣東人聽不懂;因此駐防海南島先要解決語言溝通的障礙,所幸一八六師有來自瓊州山區的軍士,因此在語言上沒有遇到太大的麻煩。
當時瓊州情勢複雜,匪首馮白駒盤踞海南島多年,中共在海南島有支軍隊,人數多時約有六千人。馮匪為海南島當地人,對海南島地形地勢非常熟悉,馮白駒的部隊原與當地居民相處得還算和睦,而後因兒女私情牽扯不清,匪軍竟強占山區居民人妻為己有,造成糾紛四起,甚至兵刃相見。當時廣東省主席派保安團進剿馮匪,但保安團兵力有限,過一陣子後也就不了了之。
抗戰勝利後,中共舉兵作亂,海南島保衛戰總指揮官薛岳將軍,不容馮匪為禍,便指派一六八師清除馮匪餘孽。我師被賦予此任務,除了因為能夠與當地山區居民用通用言語溝通之外,當時由保安旅改編而成約三千人的部隊,無論裝備、訓練,尤其是基層幹部的素質,也不及另外兩個師。
中共第四野戰軍林彪號稱擁兵二十萬,正張牙舞爪地要「解放」海南島,海南島指揮官當然要留駐精銳部隊來對抗強敵。馮白駒盤據五指山多年,山上的一草一木如數家珍,加上五指山當時並未開發,連個羊腸小徑都尋不著。後來聽山區居民說,馮匪的部隊人多槍少,所以到處偷襲國軍的哨兵及散兵的槍械,因此建議我軍埋伏少數部隊作餌,由他們義務當「眼線」,於是我軍埋伏一個加強連,若發現共軍行蹤,立即使用他們的方法,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從山洞、山頂、山腰、山腳等處,或包抄、或包圍、或堵截、或尾擊,對共軍窮追猛打,在這些零星衝突中,雙方互有勝敗,但我軍也立下一些戰功。
但即便如此,我軍還是未能守住海南島。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共軍完全占領廣東省,逼進海南島,幾番戰役我軍幾乎全軍覆沒。最後約有七萬軍民撤退來臺,解放軍占領了海南島及東南沿海諸島,也讓固守瓊州以反攻大陸的志業,最終沒有能夠實現。
【作者速寫】鍾光亞,民國十一年生、陸軍官校二十期畢。曾任副連長、政工隊長、營指導員、團政工室主任等職,民國四十八年退役。
 
(點閱次數: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