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交警部隊閩地剿匪

        


 民國三十七年冬,我在湖南從軍被編入交警部隊,民國三十八年交警部隊被編入第十八軍。我在交警部隊的征程很長—自湖南出發,經江西、浙江、福建、廣東,跋山涉水,忍飢受餓,無分晝夜晴雨,千辛萬苦最後到達金門,這段艱難的歷程雖已過去七十寒暑,但在我的記憶中卻仍鮮明如昨。
民國三十七年冬,徐蚌會戰如火如荼地展開,此時交警部隊在南方各地新招收兩個總隊,國難當頭,我亦毅然決定從戎,投入交警部隊的軍旅生涯。大約是三十八年二月初的一個傍晚,隊上宣布我們要變換駐地,全隊即收拾行裝,前往郴州火車站搭車。翌日車過贛江大橋,經南昌附近的向塘站東轉鷹潭、上饒等地,至第三天中午前到達衢州站,下車後立即出發至十五公里外的大洲鎮駐營,從此就是我遠離故鄉的開始。
大洲是浙江一個富裕之鄉,我們進駐不久後,總隊奉命正式賦予交警十五總隊番號,納入交四旅建制,據說旅長是鮑步超少將。大約一個月後,我們被派往衢州車站擔任警戒人員,未久遠方即傳來稀疏槍響,入夜後部隊開始向清湖鎮保安方向轉進,連夜趕路,清晨抵達楓嶺關,然後進入福建轄境,當天夜宿有閩北第一縣之稱的浦城縣。
次日,部隊續往建陽方向推進,行至回龍,前衛部隊回報,水吉一帶公路與橋樑均遭破壞,沿途兩側亦有小股共軍出沒騷擾。上級為安全計,決定改道轉入閩北山區,經政和、屏南出寧德入福州。但這段路程艱困難行,沿途補給困難,至南浦溪,水流湍急,難以徒涉;見對岸泊有渡船數艘,長官遂派幾個游泳高手泅至對岸,拉回幾艘渡船讓人員渡河。
經過辛苦的跋山涉水,終於到達屏南縣城,當地縣政府給我們充足的補給,部隊也稍事休息。後再繼續往寧德方向挺進,經霍童鎮、三都澳、羅源,最後到達省會福州市,當時福州市面仍是車水馬龍,行人往來穿梭,絲毫感受不到緊張氣氛。
接著部隊到達莆田縣涵江,在此多次進入山區清剿盤踞當地的土共,但不久之後福州方面的情況愈來愈緊急,部隊遂離涵江,往廈門方向移動。當時福廈公路已遭破壞,僅能徒步通行,部隊經仙游、惠安到達泉州;但中共葉飛兵團所屬的二十八軍一路尾隨,總隊奉命在晉江、安海外線佈陣阻敵,我們在此與共軍多次接觸,雖然成功阻撓共軍推進,但共軍砲兵卻不斷向安海市區及水頭一帶進行騷擾射擊。
部隊轉進廈門後不久,局勢驟變,部隊急沿海岸公路經漳浦、詔安往廣東方向移動,數日後到達汕頭市近郊的歐汀駐歇。三十八年十月下旬,我部由汕頭附近的海門港登船,到達料羅灣下船後,未久即有人員到我部接洽人槍交接事宜,並限於十一月十日前全部撥交編入十八軍;當撥交完畢後,交警部隊這個名稱,也同時成為絕響。
【作者速寫】楊翰苑,第七軍幹訓班結訓,民國五十九年陸軍少校退伍,臺北市政府南港區公所祕書室主任退休,現住高雄榮家。
(點閱次數: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