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令人懷念的經國先生

        


  民國一○七年的九月,回到母校陸軍官校任教,這兩年多來,教過許多預校上來的學生,我都很自豪地跟他們透露:老師是中正預校第一期的學長!學生們聽到這個訊息,一個個睜大了眼,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是的!我們期上是民國六十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入學,民國六十八年畢業,所以稱為六十八年班,但我們更喜歡說自己是中正預校第一期。
 那時學校還在草創時期,創辦人經國先生為了紀念先總統蔣公,特別將陸軍軍官預備學校、海軍官校預備班、空軍幼校合併,成立這所學校。他知道學校初成,諸事不易,在國務繁忙之餘,特別關心我們的生活,經常到學校來看望我們的生活起居,到寢室、到教室、到餐廳,看著我們年幼的身影,就像父執輩看待自己的後輩一般,讓我們感受到他如父一般的用心;他當年巡視校園的一張張照片,至今同學們還在群組中流傳著。
 一年一年,我們讀了經國先生的文章,印象最深刻的是那篇〈投宿在一個沒有名字的地方〉,他關心的不僅是我們這些小蘿蔔頭,甚至是犯了罪的犯人,他都能夠跟他們一起過夜,傾聽他們的心聲,看到他們隱藏的那顆善良的心。
 他更關心臺灣千千萬萬的百姓。那些年是十大建設全面開展的時期,臺灣的經濟突飛猛進,那些在林園火力發電廠、中船、中鋼、高速公路工作的工人,下了班後就到我們家「眾信小吃部」吃火鍋,一直流連到半夜才回家,讓我們把多年的負債償清之後漸漸有了存款,我們家鄉也就跟著十大建設開始轉運。
 記得民國六十八年,我們是預校三年級的學生,六月十六日陸軍官校五十五周年校慶當天,鳳山天氣晴朗,我們一個連一個連從預校穿過步校,到官校去參加校慶,典禮由蔣總統經國主持。我站在隊伍後方,只能從一個小小的縫隙在極短時間看到他年老的身影,在那眼神與身影交會的瞬間,彷彿一條革命的血脈在自然傳承著。許多年後,在網路上看那時的影片,一張張年輕的臉孔和經國先生校閱的影像再度浮現,令人感懷。
 民國七十七年一月,我擔任砲兵連長,隨營到雲林下基地,暫駐斗六南聖宮。十三日晚上放散步假,大部分官兵都湧向斗六街頭,正喝著飲料看著電視,彩色畫面突然變成黑白,電視上傳來經國先生逝世的噩耗。那一刻,我知道最關心我們的創辦人離開我們了!最深入基層、最關愛百姓的領導者已經走完了傳奇的一生。沒有人通知,但全營官兵不約而同,自動回到營區,大家的心情都無比沉痛。然後,在營區中山室電視轉播中,萬般不捨地目送這位令人尊敬懷念的長者走完人間的最後一程。
 三十多年過去,經國先生一直都是最受臺灣民眾景仰的總統,最關愛百姓的長者;而在我們心中,他更是我們預校的創辦人,一個慈祥的老人。
 【作者速寫】蔡富澧(上圖),中正預校六十八年班(中一期),陸軍官校五十二期畢業;佛光大學宗教所碩士,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國文所博士候選人;陸軍官校兼任講師。
 
(點閱次數: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