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憶中美聯合北斗兩棲作戰大演習

        


 民國五十二年間,「中美聯合兩棲作戰演習」在恆春地區舉行,演習部隊有美軍陸戰隊第三師及我陸戰隊第一旅。我旅部則與美軍人員共同組成演習「指導組」。我為旅部唯一的通信官,而成為該「組」的一員;演習前,為了溝通情誼、增加瞭解,美軍指導組人員自掏腰包,在左營「四海一家」舉行雞尾酒會,邀請我指導組全員參加。
 我們大多是首次參加此種聚會,為了慎重起見,都盛裝與會,待我們魚貫入場後,才發現美軍人員個個都穿著輕便的「香港衫」,這下子我們可糗大了,在那炎夏的大熱天,顯得「鄉巴老穿西裝,缺少點兒紳士味」;參加洋人餐宴場合,大多有點不太自在,我因多年擔任總機班長,有不少與長官說話的經驗,已養成「不怕」與大官對話的膽量,雖然英語說得不好,但場面的應酬話還能哈啦幾句,跟洋人溝通只能「進門喊大娘,沒話找話說」罷了。
 演習前的計畫階段,我們跟師長孔令晟將軍會見美軍有關官員時,見過不少大場面,曾到美軍直升機航母上聽取簡報,其上的設備新穎齊全,會議廳、交誼廳,處處都是電氣化、人性化的,橢圓形的吧檯上,供應一杯杯多種顏色的飲料,如走馬燈似的由廚房輸送過來,喝完空杯,放在輸送帶上送回廚間清洗蒸餾,非常講究衛生。艦上用餐是半自助式的,飲料、香菸、水果等自取,尉級官以下人員各持餐盤經過服務人員面前,他們見我個頭稍高,便多給半片青椒裝的米飯。
 演習期間,中美指導組人員同住各大帳篷內,各選床位及室友,同仁們多規避美方人員,我為了學習英語,選同為上尉的畢爾為鄰床,進餐時同桌吃飯,有一次我冒出一句:「所有中國人都在那邊,但我卻沒有。」他問:「為何?」我說:「因為這裡有一位好朋友!」他馬上站起來與我握手,表示友誼至上。
 同他日夜聊天,既可學習英文,也可增長見識,知他上尉每月薪資一千餘美金,而我也是上尉,則是四百新臺幣。演習期間每日餐費兩塊美金(包括車輛用油等全由美軍買單),福利社一罐啤酒美金四角,但營區常見美軍小兵推著冰啤酒車,歡迎大家免費飲用,甚受歡迎。
 孔將軍常陪同美軍第三師師長到作業區巡察,有一次到我們通信作業區,美軍方面對我的通信連絡圖表——「中美聯合兩棲作戰演習聯絡圖」有點意見,他認為標題應改為:「美中聯合……」,不願屈居人後的想法,中外都是一樣的。
 【作者速寫】苗春光,民國三十七年秋離開徐州故鄉,三十八年四月入伍陸戰隊,六十年讀臺師大,轉任國中教師,八十五年退休後至今。
 
(點閱次數: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