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一條棉被的溫暖與回憶

        


  去年九月間,一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正練毛筆字時,門鈴突響。開門一看,一位先生笑立門前:「我是桃園市榮民服務處平鎮區服務組長汪耀宗,奉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之命,送棉被及營養品給當年保國衛民、抗戰八年的退伍官兵。」
 頓時感到深情溫暖。這條棉被厚實,意義深遠。應是大鵬主任委員馮將軍關懷早年抗戰官兵英勇殺敵、犧牲奉獻精神之慰問。官兵們走過長城內外、冰天雪地,這條棉被帶來溫暖也帶來回憶。馮將軍,謝謝您!
 這條棉被我給了孫子,有那麼傳承的意味,也讓我想起對日抗戰的艱困時光,這段歷史距今已八十餘年,相信多少人早已淡忘,但我仍記憶猶新。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十七日,我最高統帥蔣委員長曾在廬山舉行談話會,重申「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抗戰期間,日寇暴行殘殺無辜、毀鎮滅村,淪陷區人民飢餓無助。領袖又高呼:「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我深受感召,由地下工作人員帶領,到「冀察戰區游擊總指揮部」第四師當兵,分發一枝漢陽造步槍、一把刺刀、一百發子彈,被服用品……等,並施以短期訓練、重點射擊。
 時在中華民國三十年秋天,從此開始軍旅生活。在距家鄉不遠處大清河北岸善來營村,因愛國地方武裝團隊與日軍清鄉隊發生小規模戰鬥失利。次日,日軍增派約二連隊兵力增援,包圍該村後,即放火燒村。人民見火向村外跑,遭四周包圍之日軍舉槍射殺,無人倖免,村則毀矣!
 又次清鄉,我父親談:「日寇部隊某日迅即包圍本村,搜查我愛國同志,村民再不敢跑出村。父親將正廳八仙桌往外一拉,命十歲左右的弟妹兩人分坐桌子兩旁,一看書、一寫字。不久,一名日寇端著三八式步槍,上有刺刀,進入院中四處張望,即掏出小筆記本記下實況。」父親在屋前廊下笑著迎敵,日兵即行離去。第二次日兵持刺刀步槍進入院中,四顧無人便將院中石桌上畫有國色天香牡丹的小瓷茶壺放入鋼盔,背負離去。母親陪八十多歲老奶奶在屋內不敢出聲,失去一只小茶壺換得一家平安,也是值得!
 有一次,我全營移防途經定陶城南遇敵,展開激烈戰鬥,子彈由年方二十的我耳邊穿過,噗噗之聲,不敢抬頭!雖擊退敵人,但我右方同志卻頭部中彈陣亡!同仁為之哀悼!
 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八日,日軍襲擊珍珠港,美、英、澳對日宣戰。太平洋大戰爆發,有利中國戰場。開羅會議,美國羅斯福總統、英國邱吉爾首相、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蔣中正委員長、蔣宋美齡女士與會。會中,蔣委員長提出「收復東北三省、臺灣省及澎湖諸島等失土並廢除不平等條約。」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無條件投降,是中華民國全民之驕傲,中華民族之光榮。有賴中樞正確領導,全民一體、將士用命。據報載:八年抗戰約三千五百萬人死亡,為國捐軀的將軍近百名烈士。八年艱苦抗戰,這個勝利的日子,不容易啊!今日憶起,大鵬主委送的棉被,讓當年參與抗戰的我們感到溫馨。
 【作者速寫】張豁睿,民國三十年至冀察戰區游擊隊指揮部第四縱隊當兵,後任班長,來臺後,於國防部行政學校初級班畢業,歷任聯勤第四被服廠文書員,通信兵學校上尉人事官、金防部後指部少校人事官。
 
(點閱次數: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