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我敬愛的勞倫斯大鵬主委

        


   《榮光雙周刊》的讀者群大家好,我叫簡寶拉(Bolor Ganbold),來自蒙古國,是蒙古陸軍現役上校,目前就讀於國防大學戰略國際英語碩士學程。時光匆匆,經過一年九個月緊湊的學習,即將於五月中旬完成學業,返回蒙古。戰略國際英語碩士學程是國軍第一也是唯一全英語授課的學位班隊,求學期間,在學程主任安排下,參訪許多單位,但最特別的是曾二度拜會輔導會,受到馮主委親自接待,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在此發表個人感言的原因。
  第一次到訪是一○九年九月,陪同我國(駐臺北烏蘭巴托貿易經濟代表處)駐臺代表羅扎亞大使拜會,目的是協助促成蒙古退伍軍人組織與輔導會建立連結管道,以利未來從事雙邊的交流與合作關係。我們受到馮主委及各級長官親切的接待,並獲得主委欣然允諾,願與蒙古退伍軍人組織展開交流,惟因目前各國都忙於抗疫,相信不久的將來就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第二次到訪則是和英語碩士學程其他的國際學官同行,包括來自巴拉圭、宏都拉斯、約旦、史瓦蒂尼,及馬來西亞等國的國際軍、警官,同樣也受到馮主委和各級長官的熱情接待,以下是我二度拜會的綜合心得及感想。
  由於我曾派駐海外,從事聯合國維和任務,包括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任職,並自美國的空軍指揮參謀學院結業,因此有機會接觸各國的軍人,並對各國的退輔制度有約略的了解,尤其是在聽完輔導會簡報,以及馮主委親自的解說之後,我必須說貴國對於照顧退伍軍人的用心及付出絕對是數一數二,令人佩服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期待和貴國的輔導會建立交流管道的原因。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馮主委仍不斷啟發部屬發揮創意,跳脫傳統框架,亟思如何提供退伍軍人更優質的服務與照顧,他的敬業精神與擔當是十分罕見的。
  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馮主委在接見我們國際學官時,一改前次遵循國際禮儀,以西服會見代表,而改穿他在軍中飛行時所穿著帥氣的飛行衣與我們會面,別看這小小的舉動,這讓我們全體學員頓時感到一種無名的親切,或許這就是軍人或退伍軍人(不論彼此國籍)在交流時一種惺惺相惜的無形頻道;當馮主委走入簡報室時,學員長立即發口令,以軍人的舉手禮向主委致意,主委則一一與學員握手,並用英語、西語和阿拉伯語向不同國籍的學員表達歡迎,以一國部長之尊和位(軍)階相對有所差距的身分如此歡迎我們,不但令我們倍感榮幸,更瞬間消除了彼此隔閡。
  在聽取完簡報之後,馮主委更親自為我們詳細解說輔導會相關的政策與理念,在在展現他對於退輔工作的執著與認真,尤其是他所精心營造出來的輕鬆氛圍,讓我們得以盡情提問,貴國對於退伍軍人服務及照顧的用心,確實讓我們印象深刻與羨慕,返國之後,我將更大力協助促進蒙古國退伍軍人組織與輔導會交流與學習,期待當我也成為退伍軍人時,也能享受到如此的尊崇。
  拜會結束前,主委除致贈每一位學員紀念品外,並親自為我們別上代表輔導會的會徽,這枚徽章不僅漂亮,更代表一種榮譽,因為會徽中央的榮字所代表的不只是退伍軍人,而是曾經為國家犧牲奉獻的榮譽國民。
  會後約旦籍的學員知道主委曾於大漠擔任過武官,特別致贈他一頂頭巾,馮主委毫不矯飾的立即戴上,我們都被主委如此過人的親和力給感動,並私下稱他為「阿拉伯的勞倫斯大鵬主委」。
  【作者速寫】簡寶拉(音譯),蒙古陸軍現役上校,現就讀於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國際英語碩士學位美語學程。
 
(點閱次數: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