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一張生日賀卡 引發無限感慨

        


   我很少慶生,尤其是退休後,如果不是輔導會每年都派專人送來生日賀卡,尤其是今年採用「圖文並茂,寓教育於喜樂」而設計的精美生日賀卡,我差點連這個喻為「母難日」的日子都給忘了。真是愧為人子,也是大大的不孝。
  唉!生不逢時,國家多難。父親是中日「甲午戰爭」那年出生的,我是「九一八」前一年出生的。然而母親是哪一年出生的?根本不曉得。我只知道父母年齡相差十歲而已。曾聽母親說,我出生後沒幾年,適逢「兩廣事變」,父親被抓去當挑夫,數日未歸,生死不明。此時的國家處境真可謂內憂外患,風雨飄搖,艱辛可見一斑。最後父親總算平安歸來,但可把母親急得寢食不安,嚇壞了。
  我出生農家,祖無產業,父母生我兄姊弟等共九人,中間都是相差兩歲,終年辛勞難得溫飽,如遇上飢荒就要挨餓了。然而此時的日寇正瘋狂地向我國進逼,甚至於民國二十八年至三十一年間,我為了逃避戰禍,曾有兩次逃難,此中的折磨與苦痛,以及對我幼小心靈的創傷就可想而知了。
  人生無常,世事多變。由於日寇的作惡多端,天地難容,引起我全國軍民同胞同仇敵愾,奮勇抵抗,在我全民領袖蔣公英明領導下艱苦奮戰,日寇終於在民國三十四年八月遭兩顆原子彈轟炸之後屈膝投降。然戰爭結束否?當然沒有,毛共為了奪權,在蘇聯的指示下發動階級鬥爭,這就是國共長期內戰的始因,也是蘇聯侵略中國、企圖征服世界的起點。
  我少小離家,猶記得民國三十六年春,我剛好十七歲那年,決心遠離鄉井,追隨鄉賢張爾耕團長投筆從戎,投入國軍戰鬥行列。張團長是黃埔軍校七期砲科畢業的砲兵獨立團團長,當天響應追隨他的有六十餘人。
  天未亮母親就起來為我準備早餐,她第一句話問我:「你這次出去什麼時候回來?」我含糊作答:「多則一年,少則半載。」此時的她早已抽泣拭淚,緊緊抱著我不放。誰會料到,這一別就是四、五十年,當天我與父母的暫別等於是永別。
  回想民國七十九年我第一次回鄉探親時,父母早已長眠地下,回到天國去了。面對一抔黃土,我們兄弟擁抱痛哭,又奈何?
  那已是三、四十年前的往事,然而也是一張生日賀卡所引發的無限感慨。
  【作者速寫】茹道泰,政戰學校專三期、政研班三十五期畢業。曾任總統府憲兵營輔導長、臺大軍訓教官,中校退伍。
 
(點閱次數:1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