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我在二膽的250天

        


  民國六十三年八月十七日,國防醫學院醫學系畢業生分發抽籤,抽到空軍的歡天喜地,抽到海軍的吃了定心丸,只有抽到陸軍的急著打聽哪些師在金門、哪些師在馬祖?我很榮幸抽到了剛去金門的重裝師。對於從小立志報國、看多了剿匪、抗日的影片、一心嚮往反攻大陸的我,實在有一份驚喜。
  懷著忐忑的心到高雄報到,上船赴金門。黑水溝的風浪,讓一船的人暈得七葷八素。到料羅灣上岸,衛生營派車來接時,我感覺還在搖晃。曾經是童子軍鷹徽章領隊、學生自治區隊長的我,現在發現當兵不是很好玩。
  到了營部,見到了學長,大家正在敘舊,突然一輛吉普車直衝而來,我還沒弄清楚什麼事,連長就問我「國考」過了沒?我說我有執照了,學長就說:「你去試試。」原來是要我去驗屍。擅長外科手術的我定下心神,繪下彈著、方向、致命傷,就像考試一樣地一一填妥。
  部隊移防小金門,師部需要一位醫官去二膽。經國先生剛喊出:「有志青年上前線,要吃別人不能吃的苦,要做別人不能做的事。」營長親自找我們開會,學長對我說:「看你在三軍總醫院實習的成績這麼好,上級屬意要你去。」營長對我說:「先去三個月看看,到時候會有人接你。」立志報國要當將軍的我,這是事業成功的第一步,所以義無反顧就去報到。
  我首先將二膽醫院的醫療衛材、消毒設備、手術器械和藥品一一清點,前任醫官的從容經驗讓我的信心油然而生,醫學院苦讀、見習、實習的夙夜匪懈,不就是為了今天嗎?一夜興奮地睡在滴水的山洞中,這也是我的手術室,枕下是上膛的手槍。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用手杖敲我的門,從門縫中望出去,是指揮官含笑著喊:「醫官,起床了。」他遞了一根長棍給我,說:「走,咱們去巡視據點。」我跟在後面亦步亦趨。二膽共有二十二個據點,風光旖旎,水天一色,神州大陸的海岸線延伸到天際,漁船飛鳥,令人想起《滕王閣序》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二四○觀測所的組長為我介紹鼓浪嶼、白石砲臺和廈門大學,從望遠鏡中可以替廈門大學的籃球比賽算分數。
  指揮官對我說,他什麼都會,就是不會看病急救,隨侍左右的醫官是他的支柱。我沒有辜負指揮官的期望,島上的預防醫學、清潔衛生,我都親自拜訪教學。有個據點經常有人感冒發燒,我去訪視後才知道,原來七個兵只有五床毯,雖然隨時有人在站崗,但晚上的海風很涼。我問補給士,他說已經報上去了,但何時會補卻是未知數。我正好看到軍聞報的軍人之友社有活動,於是寫信去要十條軍毯。一個星期後,十條軍毯就送到師部了。政戰官、營長都打電話來罵我多管閒事,只有指揮官豎起大拇指說:「醫官幹得好!」原來冬天的海風也讓他晚上不喝酒不行。
  八個月後,部隊移防的日子到了,我順利歸建,兩個大功奠定我得到獎章的基礎,兩年的考績甲等換來我的忠勤勳章;最重要的是耳濡目染指揮官的言行,讓我立身處世有了正確的方向。
  【作者速寫】汪海波,民國六十三年國防醫學院醫學系畢業,民國七十三年海軍總醫院少校心臟專科醫師退伍,現於南投縣仁愛鄉從事山地醫療服務。
 
(點閱次數: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