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四度駐防 金門戰地

        


   我服務軍旅三十七年,四次駐防金門,前後共約七年。
  民國三十七年,中共全面叛亂,陸軍一九六師在衡陽成立,我應召入伍,初任連級文書,三十八年三月升任准尉特務長,隨即赴廣東參加東江剿匪戰役,在博羅、河源、龍門等地,與流竄之匪戰鬥,秋節戰況逆轉,部隊經虎門轉進海南島。
  三十八年十一月初,本師移防金門,在料羅灣登陸,步行至駐地山前村及山後村(現金門文化村),時已初冬,氣候漸寒,島上遍地枯黃茅草,無一棵樹木,官兵衣著單薄,每人僅有灰棉毯一床,白天趕築戰壕碉堡,夜宿黃沙茅草墊底的地上,寒冷難忍,補給中斷,向村民借地瓜果腹兩天,臺灣運補大米才到,解決飢餓。十二月,官兵每人獲補棉衣一件及部分棉被。
  不久春節,島上物資缺乏,豬肉買不到,除夕村民養的小騾誤闖地雷區炸死,我搶購十多斤騾肉,煮熟分給各班加菜,這是我在軍中過得最苦的春節。
  三十九年二月尾,本師移防舟山,是年五月全軍復轉進臺灣宜蘭整訓。同年十二月移防金門,本連駐東沙村。四十年三月,本師調防小金門,本連駐湖井頭,加強海防工事及種樹。半年後移駐后井村集訓,加強種菜,將空心菜及小白菜晒乾,用麻袋儲存。
  四十一年二月,本師調防,本連守備二膽島,帶來三十多袋菜乾作為副食品,肉類缺少,生活艱苦,吃過蛇肉,也多次吃山鼠肉。四十二年二月,部隊調防古寧頭,守海防及修路種樹。
  四十三年三月,我奉調鳳山步校陸軍特務長訓練班受訓,不久部隊調回桃園整訓,本師改編為預備師。
  六十一年七月,我第三次個別輪調金防部經理組行勤科中校科長,踏上金門,眼望當年種的小樹已長成綠油油的大樹,適逢砲戰單打雙不打,本組駐經武坑道,辦公食宿都在坑道內,夏天潮濕,冬暖夏涼。
  管理太武山公墓是本科業務,數百座墳墓多是古寧頭戰役忠骸,墳墓坐落及墓碑零亂不一,奉准整建,由部隊施工,部分撿骨重葬,規劃行列,墳墓及墓碑大小統一,整建後景觀一新;那時駐軍意外死亡,規定一律火化,骨灰後送臺灣各忠靈塔,每次後送有旅費及公假三天,可回家夜宿探眷,有眷參謀多爭取後送工作。
  七十年元月,我第四次個別輪調金防部經理組上校組長,金門經駐軍多年建設,戰備已地下化,遍地林木蒼翠,道路四通八達,已成為風景優美的小寶島。
  任期內完成兩項改善官兵生活的工作,即積極爭取經理署支援,將駐軍約四萬官兵的破舊餐桌櫈,全部更新為鋁合金折疊式餐桌椅,及將司令部坑道內破舊辦公桌椅,更新為鋁合金制式辦公桌椅。
  七十一年八月,內調陸勤部經理署四組組長,七十三年升副署長,因國防特考乙等考試合格,七十五年二月外調退輔會服務,八十五年元月屆齡退休。
  時光荏苒,轉眼已九十二歲,每念戰地生活艱苦,卻又回味無窮。
  【作者簡歷】彭世庭,民國三十七年入伍,三軍大學陸軍學院六十二年班,陸軍少將副署長,服務陸軍三十七年,外調退輔會前食品工廠簡任副廠長,八十五年以簡任十二職等廠長退休。
 
(點閱次數: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