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清晨偶感

筆者:葉慶聰        


帶著些許的感觸:拖著那不算沉重的行李箱,我上了龍川站的火車,原來它是一班普通列車,前幾個車廂是臥舖車,後幾個車廂是座位車。唉!怎麼沒有人告訴我有臥舖車呢? 深夜的三點四十分,在臺灣或許是在全世界,人們大部分已經就寢,但我卻乘著這班「慢車」,孤獨地旅行在大陸的異鄉;或許是平日舒適生活過慣了,這幾天下來,快走遍整個廣東省的城市和窮鄉僻壤,馬不停蹄地拜訪長期定居大陸的榮民,頓時讓人想起,似乎已廿餘年未曾如此勞累過,也因此使人百感交集,感觸良多。 火車是普通車,車廂是沒對號入座的,上了車,看見車廂裡大家都是躺在椅子上睡,因椅子短,大家都縮著睡,看起來旅客以勞工階級居多,看著這群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和我們流著一樣的血液,說著和我們同樣的語言,但他們過的生活卻遠低於我們的水準。這幾天下來,是有些感慨——感慨我們幸運出生在臺灣,感慨前幾天在廣州火車站搭車時,那些聚集在火車站前的「盲流」,他們有家、有親人、有父母、有兒女、兄弟姊妹,但為了找工作、求生存,離鄉背景地由鄉下到都市尋求打工的機會,一群群地帶著包袱坐在車站廣場上,期求能幸運地獲得打工的機會,誰無父母?誰無子女?如果他們是我們的父母或子女,我們又於心何忍? 火車終於開動了,時間是三點五十五分,足足慢了十五分鐘,車行速度似乎很慢,聽當地人說火車到廣州要四個半鐘頭,預計早上八時卅分左右可到。 到了廣州,我馬上要搭往信宜市的大巴士,行程是走高速公路,行車時間約七小時,那兒是廣西省與廣東省的交會處,有三位榮民伯伯住在那兒,需要訪視,雖然遠、雖然苦,尤其是我這身高一八六公分,體重一百公斤的大個子,要坐在那狹小的座椅上,但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記得我常勉勵所屬的一句話:「榮民是榮家的客戶,若沒有了客戶,榮家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因為榮民需要我們,我們才有存在的必要,所以榮民才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就因為有了這些認知,好幾天下來,每天大都遍尋榮民到夜間十點鐘,卻一點也不覺得苦;就像昨夜在「龍川縣」,那位榮民伯伯已殘癱不省人事,訪問完畢,已經無車可搭,又無旅館可住,只有暫時充當大陸的「盲流」,在火車站的候車室?暫住一晚,才有幸搭上這班清晨的「慢車之旅」。 是使命、是責任、是榮譽、是體驗,帶著這些信念,我滿心歡喜地走遍整個廣東省的市區和鄉村,和榮民伯伯們相遇時,見到他們歡欣鼓舞又感激的表情,想到在訪問後,他們就可以順利地領到生活給與,一切的疲憊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如伯伯說的:「有輔導會真好,真是感激輔導會的貼心照顧。」 榮民伯伯們對輔導會均心存感激,我們身為服務榮民的員工,又豈能不盡心盡力地為榮民服務!這次的大陸行,感動之餘更堅定了我服務的理念,那就是「哪怕榮民的未來,如黃昏般的到來,我們也要為他們抹上一層艷麗的彩霞,讓他們的生命瑰麗不已」。 (作者現任馬蘭榮家輔導室主任)(點閱次數:1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