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鵬隨筆 人生何處不相逢

        


民國五十五年我官校三年級,代表岡山鎮參加由美濃鎮舉辦的高雄縣運會,和岡山國小的田徑隊結了緣。看他們打著光腳在鋪滿煤渣的跑道上賽跑心有不忍,他們也好奇地看著我的長釘跑鞋,眼神充滿了羡慕。
 
後來我每個星期日,都去學校教他們踢足球,十幾個孩子中有一個進入復興崗當了政戰幹部,這名叫陳維權的孩子也差點進了軍校。我們失聯了多年,但他和他的家人由新聞中知道我的動態,有一年我的孩子們回國探親,我們兩家人一起去墾丁,他們熱忱的接待使我們難忘,之後我又任公職,只有LINE聯絡,於日前得知他罹癌往生,我特去致哀,見到他的家人真不勝唏噓!
 
當日走訪高雄榮總,有位自稱獨居老榮民,攔著叫我:主委。他手上還拿著掛號單給我看,高雄榮總對我們榮民非常的照顧,劉俊鵬院長也在場,使我也與有榮焉!這與我在高榮所見,快速服務窗口、掛號、繳費、拿藥、看診,已完全電子化,節約病患的時間與體力,直接嘉惠了老榮民們。
 
隨後到高雄榮家,去會見高我三班的鄧雲海學長,他們夫婦進住高雄榮家自費安養,告知非常滿意。我接著去最南部的屏東榮家,探望同窗七載(幼校官校)的同學陳二郎,想當年他品學兼優,是同學中之翹楚,而我卻是個常挨罵受罰,假日就禁足的「壞痞子」!他畢業後在第六聯隊飛空運機,還是個王牌飛行員,一晃都快六十年了啊!我們兩人相見淚如雨下,趕緊到一旁的小會議室敘舊問安,看到他才換了髋骨,特別由輪椅上下來,不需人攙扶地走了幾步給我看,我卻發現他的滿口牙都掉了,知道他對屏東榮家很滿意,讓我放下了心,也請王少谷主任多加照顧。回程中感慨無比,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點閱次數: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