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追思周前主委世斌先生

        


 年假過後,難得有個連續假,是我與軍中好友相聚的時刻,我們把酒言歡無所不談,話題突然轉向了「周校長」,因好友中有好幾位都是民國六十五年中正預校第一期的學生,在座就有上將軍種司令,他們異口同聲讚揚「周校長」視學生如子等等事蹟,讓他們至今懷念不已,讓我感覺周校長做到了《孫子兵法》〈始計篇〉裡:「道者,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不畏危也」的境界。真了不起!這使我想到日前臺北市榮服處池處長陪我去周前主委家中靈堂弔唁,並慰問周老夫人時,是由立委葉毓蘭親自接待,她熱心敘述「周校長」在中央警察大學時的諸多建樹,為學生與教師所愛戴,她當時就任教職,大方的告訴我們她是「周校長」的乾女兒。我環視現場滿布警界送的花籃,可想而知他深受愛戴的情形。我們會裡資深的同仁告訴我,他在主委任內,洞悉榮民結構的改變,與省政府合作把台東馬蘭榮家轉型為「癱瘓與身心障礙養護所」,在新竹設立「失智養護專區」,在對榮民照顧之餘,更關切社會的需要,將資源共享來造福鄉里。又得悉他轉任華視董事長時,力求節目內容要傳布倫理道德,發揚中華文化以健全社教功能,真令我讚嘆!
 
綜上所述之時間自民國六十六年起至民國八十九年六月止,他歷任了可遇不可求的重要職務,最重要的是在此期間正是我中華民國,在亞洲滾動著時代的巨輪登上亞洲四小龍之首時,我由周前主委的自序中:「畢生受國家栽培,歷經要職,始終腳踏實地認真、埋頭苦幹,將國家對我的厚愛,回饋在自己的職務崗位上,秉公無私極盡所能做好每一件事,幫助每一人。」回想昔時正是我政軍經心發展,皆達登峰造極之境,他對軍、警奠基,安定社會,造福榮民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就是那滾動時代巨輪時的巨人之一,我特此為文追念他,並砥礪自己與後進,向他致敬與學習。
 
我在三月八日《青年日報》上閱讀到署名「思父」對周前主委追念的文章感人至深,特經《青年日報》及其本人(徐衍樸上將)慨允,轉載至我《榮光雙周刊》與同仁共賞。
(點閱次數:1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