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民國一○九年的慈湖謁陵

        


 每年清明節期間,去慈湖謁陵是我們退輔會的年度計畫,今年我們行政處原欲按援例召集相關人員分乘二輛巴士,浩浩蕩蕩地去慈湖,但受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影響,依防疫指揮中心人距間隔等規定,我們不得不一一電話解釋,本次由會本部自行派員參加,三位副主委只去一位,各一級主管分別以正、副隔離方式參加,計畫剛核定,慈湖管理處,因尚未對外開放及防疫作為限定我們連主祭官只允許十六人參加,真一波三折!其實大家都想去,因為我們還規劃謁陵後到後慈湖園區實施「環境教育」,因我們不想對蔣公崇敬的謁陵活動結束後就返會,而顯太政治化!
 
謁陵後我們的解說員,對後慈湖的原始生態有生動地解說,真像在
上「環境教育」課!他介紹許多本島獨有的植物皆因昔時的戰備考量而列為管制區,因而保存了豐富的動植物互相依存巧妙形成了食物鏈,聽來引人入勝!尤其將慈湖及後慈湖內皆由人工挖掘而成的大埤湖,還有二處在附近山區,原住民及遷徒而來的移民,因有水源而開發了復興鄉、大溪、三峽,後於民國五十三年興建了當時最大的石門水庫,南桃園由內壢、中壢、埔心、楊梅,北桃園直達新北市而得以開發,以前看動物逐水而居的影集,原來人類亦如是,真長了見聞。
 
因解說員提到早先有後山的一管制,才留下了自然生態供後人觀賞,當初遭受到不少的批評!使我想到現在新型冠狀病毒已形成瘟疫,中央防疫指揮中心陳時中指揮官,設下許多管制的保護措施,有效防制了病毒的擴散,歐美各國皆以臺灣為學習榜樣,亦受到了許多批評,事過境遷後,不論他有多大的功績與貢獻都會被冠上「專制、獨裁」是必然的吧!
我們一路行進,又參觀了四所前「指揮參謀室」,內有放置蔣公文物,解說員講了許多蔣公的事蹟,就不再贅述,回程中記得他曾提到蔣公如何睿智地將黃金與故宮文物運到臺灣,這使我對「文物」一事心有所感地願與大家分享。
 
在二○一四年六月我隨團到大陸參與宗教活動,一日到山西省,搭了七小時車才到距萬榮一地還有三十公里,在黃河邊上的「后土祠」,此千年古祠,占地廣闊、建築宏偉,設立時間可追溯到軒轅黃帝平定天下後,設祭壇拜后土聖母為國祈福。後堯、舜、禹、湯、夏、商、周到漢武帝,至宋真宗有九皇二十四次來此祭祀,據載宋真宗(趙恆)為祈子在后土祠長住一年得子(宋仁宗),(野史記載狸貓換太子的趣聞),內古文物之多難以計數,但我發現祠門石柱、壁雕等多處,細看皆非原物,乃私下以五十元人民幣予一年長者,問其原由,得知文革期間,不知從何而來之十多位青少年,打砸、搶燒連后土祠外圍寬廣精美之亭院亦不免,真令人心痛!因此想到故宮文物若非蔣公安排來臺,文革浩劫時此千年文化寶物下場如何?留給大家去想吧!就此例懷念蔣公何須華麗詞藻!
(點閱次數: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