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參與陸軍營舍整建工程 點滴在心頭

        


  民國五十四年美援臺灣軍事工程停止,至六十四年整整十年,國軍營舍工程幾乎陷於停頓,以陸軍所有營舍為例,仍然全為木屋架,水泥瓦、魚鱗板牆面,露天沐浴的年代。
 正當此時,國軍軍事工程權責之劃分為:「大型新建工程」由聯勤工程署負責;陸、海、空三軍總部僅負責「小型新建工程」。由於工程人員編制之限制,以及年度軍事工程預算之短絀,欲短時間更新全臺國軍之營舍,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陸軍後來提出「陸軍工程陸軍做」的新構想,出售廢營區之土地,籌措工程財源。以陸軍工兵署為工程執行單位,起用工兵學校建築工程班,以及中正理工學院工程系畢業的學生為骨幹,又聘請土木、建築、水電工程師,編成工程設計組,下設建築科、水電科,再下有電工設計小組、水工設計小組、機械工設計小組,負責工程設計事宜。工事組負責工程發包,監工組負責工程推進、監工,以及進度管制等。
 從六十四年至七十四年間,共計新建三至四層RC樓房,包括嶄新的、現代化附屬設備之新營舍。總計新建工程有旅營區三十二處、營營舍三處、連營舍十一處、工廠二處、軍事學校六校、軍醫院兩院、隊營舍兩處、其他營舍三處,令國軍陸軍之營舍脫胎換骨。
 工程進行期間,工兵署最大的難題是招不到給水工程師,因為當時全臺相關學校均未設給水工程這一科,民間少數給水師,都是私下跟著老師傅學來的,工兵署兩次登報徵聘給水工程師,僅徵聘到一位。給水小組編制三名工程師,缺員皆選用相近的科系,如環工系的優秀預官充任,但隔行如隔山,新進的環工系預官,至少要訓練三個月,才能勉強充任給水工程之設計工作。因此,給水小組的兩位工程設計師,彷彿吃流水席的客人,年年迎新送舊,經常無人可用,原因是更迭頻繁,心不在焉。
 記得仁美旅營區整建案開始時,恰和陸總部長青樓工程撞期,小組內只有一位預官,到職尚未滿月,本不能派上用場,但也無奈,只好「拉來黃牛當馬騎」了。仁美營區十多棟營舍給水工程,本人一肩扛起,加班三十多天,夜以繼日,勉強達成任務。
 小組內的業務,不僅是給水工程設計與預算編列,還有工程開標、工程、材料審驗,完工驗收,這些雜務絕非受訓三個月的預官可以勝任,許多工作只好落在本人身上。我當時已五十多歲了,但尚稱健康,十年間,沒有病痛,沒請過假,堅守崗位,兢兢業業,今回顧已過了四十年。本人雖已垂垂老矣,但憶及曾為陸軍大規模營區整建工程盡過心力而與有榮焉。並希望後來者能用心用力,創新改進,保持設施之新鮮度,令我們的國軍戰士在舒適的環境中,養精蓄銳。
 【作者速寫】史天興,陸軍官校二十四期,工兵學校畢業;七十五軍工兵營排長、連長;工兵署工程官、工兵學校教官。
 
(點閱次數: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