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榮民眷之光 東奧金牌得主麟洋配

        
男子羽球雙打王齊麟、李洋勇奪東奧金牌,「麟洋配」成為我國奧運英雄、臺灣之光。兩人都是出身榮民家庭,王齊麟的父親王偉建曾是東吳大學教官,現為東吳兼任助理教授;李洋的父親李峻淯曾在七海官邸擔任警衛,現任中央銀行駐警隊副隊長。王偉建和李峻淯對兒子的陪伴、鼓勵、叮嚀,是「麟洋配」成功背後最重要的精神力量。 文/鍾祖豪

王偉建勉王齊麟:我們都是炎黃子孫
 
  「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冑,東亞稱雄…」奧運男子羽球雙打金牌戰登場當天早上,王齊麟的爸爸王偉建登上臺北市七星山,在山上給兒子傳了親筆寫的國旗歌歌詞,為王齊麟加油,也預祝王齊麟和李洋能順利奪冠。當天晚上,「麟洋配」勇奪金牌,會場響起國旗歌,王偉建熱淚盈眶,和國人一起迎接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傳國旗歌歌詞  鼓勵兒子
  王偉建是榮民,他表示,當天傳給王齊麟國旗歌歌詞,同時寫道:「這是爸用你送的鋼筆所寫,給你參用!不必有壓力,放輕鬆享受比賽的樂趣!勝利一定屬於你們!」
  當過預官,後轉任職業軍人的王偉建,熱愛國家是他終身不變的信念,他也希望王齊麟將這個信念傳承下去,而且永遠不要忘記,「我們是臺灣人,但我們也都是炎黃子孫。」
  祖籍福建省泉州市惠安縣的王偉建,父親讀過私塾,臺灣光復時,祖父拿了一筆錢給父親,父親即渡海到臺灣發展,在花蓮當過小學老師、校長。王偉建在花蓮出生,小學時開始接觸羽毛球。中學時,他隨父親搬家到臺中霧峰,住在省議會旁的光復新村。高中畢業後考上世界新專廣電科。王偉建在世新非常活躍,喜歡登山、跳土風舞,還跑到圓山大飯店後面的羽毛球場打球,興趣越來越濃,又轉到敦化國小室內球場打球。
 
邊當教官邊進修  兼任大學講師  
  世新畢業時,全班有十五人考上預官,王偉建是砲科。預官退伍,王偉建工作了一段時間,正逢警備總部招考安幹班第五期,招收對象是大專畢業且當過預官,他順利考上,分發至電信監察處,以中尉任官,在警總任職期間,曾獲保舉最優情治幹部。警總裁撤後,轉至海岸巡防司令部(海巡署前身)。民國八十五年,王偉建經考試轉任軍訓教官,人生軌跡有了不同方向。
  在東吳大學擔任教官期間,從中校升到上校,擔任主任教官。民國八十九年,王偉建利用時間進修,考上東吳大學碩士在職專班,念了六年,拿到碩士學位,擔任東吳兼任講師。民國九十七年,又進入博士班,民國九十八年退伍,民國一○七年拿到中國文學博士學位後,擔任兼任助理教授。除了東吳大學,王偉建同時在實踐大學、海洋大學任教。
  教課之餘,王偉建每週都會利用一兩天,開車到新北市坪林山上親戚的茶園,親戚撥出茶園邊的一小塊地供他種菜。受訪那天,王偉建帶記者到菜園,陪他採摘茄子、辣椒、皇宮菜。菜園旁還有一株用心栽種的鳳梨,王偉建指著鳳梨說:「這是象徵好運旺旺來,希望王齊麟未來征戰球壇都能有好成績,為國爭光,為榮民子弟爭氣。」
 
登七星山  祝禱兒子攀上最高峰
  王偉建三十七歲成家,與妻子因為打羽毛球而認識結婚。「齊麟的球齡比年齡多一歲。」因為王齊麟的母親王美惠生產前一個禮拜還在打羽毛球,所以王偉建戲稱:「齊麟今年二十六歲,球齡卻已二十七年了。」王齊麟從小跟著父親打羽毛球,逐漸展露羽球天分,王偉建也一路用心栽培,看著兒子從小苦練,挫折、拚戰、突破,到如今勇奪奧運金牌,王偉建百感交集地說:「愛臺灣不要掛在嘴上,培養小孩為臺灣發光發熱,就是最實際的表現。」
  登山是王偉建從不間斷的活動與愛好,為了王齊麟拚奧運金牌,三年來,王偉建每週都會選一天爬七星山,還帶上一罐金牌臺灣啤酒,王偉建說:「我兒子是臺北市人,臺北市最高峰就是七星山,期盼他登到最高峰,金牌臺灣啤酒則是象徵為臺灣奪下金牌。」
  奧運金牌戰當天,王偉建揹著半打金牌臺灣啤酒登七星山,與朋友豪氣喝完啤酒,為兒子祝禱,果然當晚如願看到麟洋配為國家拿到金牌。奧運會場上雖然無法升起中華民國國旗,但響徹會場的國旗歌,最後一段歌詞卻深深烙印在每位國人心裡:「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點閱次數:1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