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李峻淯告訴李洋:「永遠不要忘了我們的根在哪裡。」

        


   我國奧運羽球男雙勇奪金牌,頒獎典禮時,會場響起國旗歌旋律,李洋的媽媽林莉娟大聲唱著:「光我民族,促進大同…。」李洋的父親李峻淯看著轉播畫面:「太感動,也太激動了,終於為中華民國拿到一面奧運金牌。」
 
為金門子弟 爭了一口氣
  李峻淯全家都篤信關公,東奧羽球男雙金牌戰當天早上,李峻淯夫妻冒雨到臺北市行天宮,向關聖帝君默禱,盼望「麟洋配」能順利奪金。李峻淯透露,李洋有時候會向老爸開玩笑說:「有些球,好像不是我打的。」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加持。看著李洋和王齊麟搭檔如願拿到奧運金牌,為國爭光,李峻淯非常安慰。
  除了為國爭光,李峻淯認為,「這面金牌有兩層意義,一是為我國羽球寫下新歷史,另一層,則是為金門子弟爭了一口氣。」
  李家世代居住金門,堂號是隴西,按祖譜追溯,「我們這一支是唐高祖李淵的後代,輾轉遷徙到金門。」李峻淯一直叮嚀李洋,「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根在哪裡!」
 
護衛兩位總統  至今引以為榮
  李峻淯(原名李開湖)出生在金門縣金寧鄉,當年許多金門子弟深獲信任,擔任總統衛士,也建立了在金門招考衛士班的制度。民國六十四年,「國防部警衛隊士官班」第二期招生,李峻淯考上後,在金門第二士校受訓一年,進入七海官邸擔任聯合警衛安全工作。讓李峻淯印象最深的是,經國先生座車進出官邸,「我和座車距離只有兩、三公尺,可以清楚看見經國先生的表情。」
  他在官邸三年,表現優異,民國六十九年獲選進入憲兵學校專修班四十一期(七十年班),受訓一年,以第一名優秀成績畢業,至七海官邸服勤,後調派至慈湖陵寢護靈,再於大直官邸出任分隊長。總統府警衛隊後來改制為國防部警衛隊,他在軍中的最後一個職位,是警衛隊拳術教官。
  當年,老總統和經國先生都特別信任金門子弟,李峻淯能在官邸和慈湖護衛兩位總統,至今仍引以為榮。
  民國七十五年,李峻淯從軍中退伍,轉至中央銀行駐警隊,目前是駐警隊副隊長。他在央行受訪時,一方面感念軍方對他的栽培照顧,一方面也慶幸能到央行服務,得以有更佳的環境和機會,陪著李洋成長,進而看到李洋達成夢想,攀登至羽球的最高殿堂。
  在軍中,李峻淯閒遐時也打羽毛球,進入央行駐警隊,更有時間打球,也藉著打羽球維持體能,但他從不強迫李洋一定要打羽球。李洋就讀新北市中和國小,學校重點培養的是手球選手,因他身材不夠高大,未能入選,感到很失落。李峻淯和李洋溝通後,「就跟爸爸打羽毛球吧!」讓李洋轉學到臺北市社子國小,改打羽球。起步比別人慢的李洋,必須比別人付出更多,才能從挫折中成長,進而擠進頂尖選手群中。「大隻雞慢啼」,李峻淯鼓勵李洋,不用擔心起步慢,也不要在意一時的挫折,眼光放遠,格局放寬,李峻淯用金門人常說的一句話形容,就是「公牛別只會在牛稠裡鬥母牛」,有本事就到外面廣闊的天地施展,「要打球,就出去打世界舞臺的球。」
 
「好球員要懂得謙卑,懂得感恩」
  練球、打球之餘,李峻淯對李洋的學業非常重視,李洋考上臺北商業大學,進入土地銀行,都是拜學習認真、學業成績良好之賜。李峻淯更重視的,是李洋的人格教育,他認為,「好球員不只是球技出色,還要懂得謙卑,懂得感恩。」於是從三年前開始,李洋每年提撥百分之二十的獎金收入培養金門在地運動選手,或提供弱勢家庭選手急難救助。拿到奧運金牌後,獎金更多了,李洋還是會不忘初心,繼續捐助,回饋家鄉。
  身為榮民的李峻淯說,李洋能有今天的成績,要感恩的人太多了,但他希望李洋永遠不要忘記,「你是金門子弟,你的祖先來自大陸。」
 
(點閱次數: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