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難忘早年軍中生活

        


   民國三十八年七月下旬,我隨先父竹平公服務的前陸軍大學印刷所,由廣州黃埔乘招商局祥興輪,經三天三夜的航行,於七月三十一日抵達基隆。在港外停留一夜安檢,次日上午緩緩入港,在三號碼頭停靠下船。從此我們尤家定居於臺灣,迄今已七十二年。
  陸大在基隆停留了三個月,是年中秋前移往新竹東門國小落腳,印刷所則借用南寮一間名為「義和行」的大房子做廠房,次年四月我也以二等兵軍階進入排字房當學徒。
  在南寮除了我們印刷所外,尚有駐防海邊的要塞砲兵、漁港的保警、空軍防情第一臺、防空的探照燈高射砲連,以及來此演習駐地於湖口的裝甲兵。當時大家都很年輕,來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不分軍種,閒時大家一起在南寮國小打球,到頭前溪入海口游泳,或同到富美冰菓室吃冰。各自述說著家庭身世,漸漸都成了好朋友。
  三十八年政府撤守臺灣,一時湧入二百六十萬人,號稱八百萬軍民、六十萬大軍,糧食成了問題,於是政府從越南、泰國進口大米,向美國進口麵粉。當時軍人口糧配比是大米百分之二十,麵粉百分之八十,所以軍中三餐都是吃稀飯、饅頭。當年我十六、七歲,正是「吃長飯」的時候,一餐我吃九個饅頭、六碗稀飯。尚有一位同事華大個,徐州人,一餐能吃十二個饅頭!看他把兩個刀切饅頭在手中一握,三口兩口即下肚,真是狼吞虎嚥,氣壯山河。
  有天我到探照燈高砲連看望,他們正好吃刀削麵,由於炊事技術有限,一片麵有一公分厚、十公分長,三片、四片就是一碗,加上酸菜辣椒,大家吃得滿頭是汗。
  我曾參觀裝甲兵的營地,他們的裝備都是經過抗戰及國共內戰的老武器,當年美國又停止軍援,他們對武器裝備都十分愛惜,車輛門上用白漆噴上警語「本裝備現值臺幣〇〇萬元」,並在明顯處噴上標語「修理重於購置,保養重於修理」,真是用心良苦。又見他們的福利社大門有一幅對聯「賺自己的錢,賺錢是自己的」。比通常使用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顯得新穎又直白。
  當年在鳳山營區有一位徐中校,太太在來臺途中病逝,留下一位十六歲的女兒,因在軍中生活不便,徐中校乃登報出聯招婿。上聯是「鳳山山出鳳,鳳非凡鳥」,如能對上下聯,即以女兒相許。一時同事們都抓耳撓腮,苦思下聯,什麼龍潭、土城、淡水,不一而足,可惜都不能成聯。
  回憶起來,我的人生菁華時期都在軍中度過,點點滴滴,始終縈迴於心中,永難忘懷。
  【作者速寫】尤振海,民國三十九年入伍,六十年退伍,六十二年入榮工處服務,八十八年退休。
 
(點閱次數: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