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憶七十五師幼年隊

         放大字型圖示 放小字型圖示 列印圖示


  民國三十八年八月,七十五師南撤到廣東揭陽時,各單位奉令將幼年兵送往師部,集編成一個幼年隊,總計有七十多人,編成兩個排。這些九到十六歲的幼年兵,來自大江南北各省份,最多的是河南、江西、廣東三省。從軍原因各有不同,有些是父兄當兵隨身帶來,有的是沿途收留與家人失散的兒童。
 我是十四歲隨同多位鍾姓族人,投入興寧保安團隊,不久又因時局紛亂而整編加入國軍七十五師的。師長汪光堯少將很重視我們的成長和生活教育,他會經常派員來督導查詢,連上長官亦如父如母般照顧著我們,在那三年多的歲月裡,導引著我們走上正確的人生道路,也給了我們心靈上的歸屬感。
 部隊到汕頭兩天,隨即登船出港,從此離開神州四十年。船在茫茫大海中航行,沒有人知道要航向哪裡,更不知要走到何時。官兵們如沙丁魚般擠在船艙裡,每天兩頓濃稠的稀飯和幾塊蘿蔔乾。船艙柴油味很重,除暈睡和想吐外,什麼都吃不下。
 船終於停泊在臺灣某港口外海上,當我們看到陸地時,興奮不已。各單位派人員上岸採購副食用品,回來後又駛往水天一色的方向。約經四晝夜航行,到了舟山群島的沈家門港下船。
 舟山的氣候很冷,穿來的短袖薄衣,擋不住海島的刺骨寒風。長官們設法找來稻草用作夜間防寒。長夜漫漫,常聞室友夢喊爹娘,這種思鄉念親之苦,只有自己知道。還好禦寒被服均在大雪紛飛之前送到。在某天早上該起床的時候,排長突然大喊,大家不要起來,外面正在下大雪。南方部隊從未見過冰雪,難怪排長會大驚小怪。我們也忍不住往外跑,哇!這是什麼世界,大地一片白茫茫,什麼都不見了,真是大開眼界。此後這種天氣經常都會出現,我們也就習以為常出操上課了。
 部隊在舟山駐守半年多,於民國三十九年四月前往臺灣,再轉往大小金門。四十年四月份,隊上十四歲以下的二十多人,又奉令送往陸軍總部幼年兵大隊;我等較大的四十多位,仍留原隊受教。
 長官們的要求很嚴。我們必須熟背總理遺囑、軍人讀訓、黨員守則的全部條文,和文天祥所作的正氣歌並序。師部亦經常派專業軍官來講課,如通信電報、情報蒐集和軍法等基本概念。
 幼年兵在國軍的培育教導下成長,終在民國四十一年解散。有二十多人被調往金防部接受操舟訓練,其餘的前往師野戰醫院成立的看護訓練班受訓,經半年結訓後,隨即分發原師的各級衛生單位任職。
 我們感恩國家的培植,大家都盡心努力的工作,當然也得到各級長官的肯定和賞識。幼年隊的成員,有的已榮升將軍,有的在中、上校階層任職。我則是海軍中校軍醫退伍,成為榮民。
 歲月悠悠人漸老,但愛國之心,仍是堅貞不移。國家多難,願我中華民國國運隆昌。
 【作者速寫】鍾曹如,民國三十八年隨七十五師幼年隊來臺,軍醫專修班九期結訓,民國七十七年軍醫中校退伍。
 
(點閱次數: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