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我在沙烏地阿拉伯

        


  在《榮光雙周刊》讀到大鵬主委參加「大漠計畫」,在沙烏地阿拉伯的一些記趣,令人嚮往。那段時間,我參與另一計畫,也在沙烏地,有些往事似乎值得與讀者分享。
 民國六十七年我剛從利比亞回國,在通信部隊任職,一天安全局下令招考UHF維修人員,十分緊急,因我有無線電話分隊長的經歷,長官要我去安全局參加考試。
 從徵選到出國不到一個月,我們一行四人於六十八年十一月初抵吉達,這時麥加聖城四塔被恐怖分子占領,成千上萬的朝聖者被劫持,要推翻沙烏地王室,全國進入緊急狀況。我們四人下機後即投入機動無線電維修,忙了四天,後來在巴基斯坦及法國特種部隊支援下才平息危機。
 之後我們四人分成兩組,兩人去利雅德,我留在吉達。那個年代我們外交已面臨困境,三個S是我們當時的主力邦交國,即南韓、南非及沙烏地阿拉伯(South Korea 、South Africa、Saudi Arabia)。尤其是沙烏地與我國邦交最好,支援我們十大建設,我們也派了許多人支援沙國,很多基建工程由我們榮工處、中華工程、大陸工程等公司承包,還有臺大醫院、榮民總院派了很多醫護人員前往,兩國還建立軍事情報網等等。
 我們是屬於國安局項目,當時駐沙大使是薛毓麒,大使館設在吉達。我曾多次出差到外地,從吉達到利雅德要橫越大沙漠,我非回教徒,很多地區必須繞道避開。有一次出差,從利雅德到卡達邊境架設電臺,出發兩小時後,車子冒煙起火,車上帶的飲水全拿去滅火,火雖不大,但車子不能走了。車是新車,但出發前沒檢查,沒加冷卻水。駕駛員只好搭便車回利雅德求援,我在車旁等候。當時日正當中,陽光劇烈,車內溫度很高,路邊也沒有遮蔭之處,我只好用衣物將頭手包住以免晒傷,經過的車輛都會主動停下給我水及食物,我等了五小時,駕駛開來另一輛車,我們到晚上七點才開到卡達邊境大樓,裡面設備完全,生活用品充裕,四周都是沙漠,離邊境僅兩百公尺。
 我在此工作了兩天,每天與回教徒一起吃飯,他們用手抓,而我不習慣,他們為我準備了餐盤與湯匙,記得羊肉飯很美味。
 我大部分時間在吉達,工作時間是上午八點半到下午兩點半,其他時間自行安排,例如釣魚、去海邊抓蛤蜊。鄧組長成立了籃球隊,榮總、榮工處及中華工程等也都有球隊,每年舉辦「國慶盃」籃球賽。論實力,以榮工處與中華工程最強,大使館球隊以鄧組長與俞武官球技最好,俞武官就是「大漠計畫」的承辦人。
 我在沙國服務三年多,曾回臺休假兩次,那時有華航直飛,非常方便。沙烏地是我們最好的邦交國,但道義之交不敵國際現實,於民國七十九年斷交,兩國互設辦事處,經濟、文化等仍然維持良好關係。
 【作者速寫】喻德文,空軍通信電子學校、美國空軍三七五○技術學院畢業,空軍中校通信參謀官退伍。
 
(點閱次數: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