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胡璉將軍 瑚璉之材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易幟,臺灣風雨飄搖,屏障臺海之外島更是戰雲密布,隨時可能失守;幸而由胡璉將軍所率領的陸軍第十二兵團及時馳援,先後創造了金門古寧頭、舟山登步島大捷,才能穩定局勢,轉危為安。胡璉將軍短時間內能重建如此的勁旅,堪稱奇蹟。
 陸軍第十二兵團原以黃維為司令官,徐蚌會戰後僅副司令官胡璉將軍等少數官兵突圍,在江西南城重建,除下轄之第十八軍較為完整外,第十九軍則為臨時收編之江西保安隊、交警隊拼湊而成;第六十七軍更只是一個空架子,就地徵兵,緩不濟急,另以招募補充,筆者等就是從河南家鄉流落武漢時而投效之。
 我們一行百餘人從武漢到南昌,撥入二一九師六五五團第一營,營長為高東方少校。當時配發全營之美造三○步、機槍等新武器,還來不及訓練,即奉命增援杭州,到達上饒時杭州已失守,共軍乘勢大舉南下,為避其鋒,原路折回,至鷹潭時南昌亦告失守,腹背受敵,全營轉入臨川縣展坪鄉山區待命。
 部隊在陰雨中出發南下,眷屬也隨軍行動。山勢險峻,小徑崎嶇溼滑;補給困難,飲食無定,加上叛軍、土共的襲擾,老弱婦孺苦不堪言。有一次行到一個小山村,某連長(忘其名)懷孕的太太,突然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說什麼都不肯再走,連長:「妳留在這兒,是自己找死?」妻:「我實在走不動,走也是死!」好言相勸無效,連長掏出手槍指向其妻:「妳不走我就打死妳!」其妻毫不畏懼:「你就打死我吧!」說時遲那時快,但聽「砰!」的一聲槍響,子彈從其妻頭頂掠過,連長暴怒:「妳走不走?」妻:「不走!」正待繼續開槍,幸眾人急忙攔阻,才未釀成一屍二命悲劇,這時連長也悔恨交加,把手槍一扔,與其妻抱頭痛哭,感動在場所有的人。在大家七手八腳的協助下,臨時砍了兩根竹竿,以綁腿綑紮成簡易擔架,輪流扛抬連長夫人,才繼續出發。
 兵團倉卒重建即投入戰鬥,胡璉將軍乃排除萬難,以軍為單位,邊行軍作戰,邊收容軍眷,第六十七軍眷管組則設在贛州。我們連續爬山越嶺十多日才有喘息機會,團長緊急派遣槍兵護送老弱傷病與眷屬,兼程趕往及時會合後,在局勢混亂中一路驚魂南下廣州,抵達珠江岸邊,最後赴臺的一艘貨輪停泊江心。黎明啟航,顛簸一晝夜到達高雄,稍事停留,原船轉往花蓮港下船,至壽豐糖廠員工宿舍棲身,劫後餘生深感慶幸。以上歷盡艱辛,護送照顧軍眷,以解除前方將士後顧之憂,創造爾後古寧頭、登步島大捷者,乃胡璉將軍不為人知的事功。《論語‧公冶長》中,孔子讚子貢為「瑚璉」(治國安邦)之材;胡璉將軍文韜武略,人如其名,當之無愧。
 【作者速寫】高雙印,民國三十九年入伍,歷任連長、營輔導長、軍訓教官,七十八年上校退伍。
 
(點閱次數:2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