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三次擔任艦長之回憶

        


  民國六十年我十五歲考進海軍官校預備班,六十七年官校畢業後歷經各項職務,一○五年底滿六十歲屆齢退伍,在四十五年軍旅生涯中,有許多經歷深值回味,其中以三次擔任各型軍艦艦長的感受最為深刻。
永綏軍艦第十六任少校艦長
 民國七十六年六月一日奉派永綏艦艦長,就任前,總司令劉和謙上將召見,只說:「派你去,有沒有意見?」當下不知道怎麼回答,隔一會兒他就說:「好!如果沒意見,就任後所有的一切事情,你都要負完全責任。」當時還沒意會過來,等就任後才知道艦長一職雖是榮譽,但責任壓力卻不小,尤其三級艦幹部資淺,舉凡人員訓練、裝備保養、航行安全、專業操演等都要親力親為,幸好艦上還有一些老士官的協助,使得掃雷、航道探測清掃等專業科目操演,在任內都能順利遂行。
武勝軍艦第二十一任中校艦長
 民國八十年六月二十三日,我與相戀十年的女友結婚,十二月奉派武勝軍艦艦長。當時走私、偷渡及越界捕魚非常猖獗,海巡署尚未成立,行政院要求國防部派艦兼負緝私、驅離任務,因此海軍指派一三一艦隊(駐地基隆)轄下太字號(PC)及關字號(PCE)軍艦輪流出海執勤,並以蘇、花、東部海域為主要偵巡區域。
 八十一年七月六日,本艦輪值責任海域時,奉作戰中心指示,到蘇澳附近海域驅趕越界捕魚的日本漁船。等到達現場時,發覺日本漁船有十幾艘,經過廣播、鳴笛驅趕仍不為所動,正考慮是否要鳴槍強制驅離時(當時授權艦長可視狀況下令開槍,朝漁船船頭、船尾警告射擊驅離),忽然聽到艦艏、尾一陣「霹哩啪拉」聲響,我正想站起來開罵:「誰叫開槍的?」忽聞艦上廣播:「恭喜艦長喜獲千金!」
 原來艦上弟兄有心,透過作戰中心得知我妻在左營海軍總醫院生下大女兒,並事先準備鞭炮慶賀,日本漁船以為是開槍,陸續駛離,陰錯陽差之下任務也達成了,還好沒罵出口,不過等真正看到我女兒,已經是半年後了,再一次感受到身為軍人,家庭與工作難以兼顧,也感謝妻子把家庭照顧得很好,讓我無後顧之憂。
惠陽軍艦第十九任上校艦長
 民國八十五年七月奉派惠陽軍艦艦長,過去身爲海軍能當上陽字號艦長是一種榮譽與驕傲,但在新一代主戰艦陸續成軍後,陽字號驅逐艦已逐漸面臨汰除,原有的廠級維修保養都簡化,但海峽偵巡、運補護航任務仍照規劃執行,因此我就任後特別注意裝備保養,務求達到百分之百妥善。
 有一次在執行海偵任務時,奉令監控美艦,當我以最高速率三十二節(约六十公里時速)趕上併行並燈號示意時,沒想到美艦(派里級巡防艦)竟鳴笛向我艦致敬,我一時錯愕,但仍按國際海軍禮儀回禮,爾後傳來燈號信文:「本艦向貴艦致上最敬禮,在我國只能在軍艦博物館看到的二戰時期軍艦,竟然仍有如此高速的機動力與戰力,佩服!」隨即駛離。收到信文後,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無奈。
 民國八十七年二月卸任艦長,身為海軍,在艦艇任職是值得驕傲與回味的,曾經共事的弟兄都是永遠的好朋友,也祝大家健康快樂,順心如意。
 【作者速寫】許培山,海軍官校正六十七年班,戰院八十九年班,曾任艦長、一三一艦隊長、海軍艦隊指揮部副指揮官、海軍參謀長、海軍副司令、國防部常務次長。
 
(點閱次數:39)